好好地忍耐,并为来年的春天祈祷。

祈祷新生,祈祷死亡。

Dover/悄无声息

·弗朗视角,一方死亡注意。
·想写点什么不一样的,本来是打算摸个小段子,又该死地想写长(。)
·晚安。

——

在指尖穿过柔和的阳光和凉凉的风的某个瞬间,我似乎终于把什么东西想通了。

今天这样的天气很适合散步。风不大,天是那种很淡很淡的蓝,云很薄,不知道要随风飘到哪儿去。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,在我面前荡啊荡啊,晃得我眼花。其实初秋的模样远没有那些诗人笔下那样颓废萧条。我刚从郊外的墓地回来,现在正站在一个小公园里。我不知道我下一秒,下一个小时,下一天该做什么。也不是说很迷茫无措,只不过不是很想回去。
于是我在一棵树下的长木椅上坐下。整理围巾的时候,有个可爱的...

这只是一篇看起来像repo而实际上什么都不是的玩意儿´_>`

刚看完Nikki太太的《总裁住手,我是隔壁那个总裁》

大概是由于我辣鸡的语言组织能力和其他种种因素,很难说清楚我是以什么心情来写下这些东西的。
那么,如果是因为书名点进来的话,非常好,这样就省下了一堆阅读这篇东西的时间。我由衷地希望您能做一件事,就一件事,非常简单,去搜索Nikkimars,去瞅瞅太太的主页,顺便关注各位参本的太太一把。绝对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!
——
实际上我十月三十一日中午的时候就收到了快递小哥的电话——今年的万圣节太开心了而且Nikki太太还有了cp简直各种吃糖吃到饱——然而我又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下单的时候不填学校的地址。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了周五回家拿到快递,第一次买本子,那一...

啊万圣节,被糖果包围的昨天可以说是非常幸福了!!
要糖和扮鬼什么的Dover(小朋友)相当可爱了,狂欢的夜晚飘点小雪也挺有情调,白茫茫的和屋子壁炉透出的柔和火光相映成趣。然而我这种超级怕冷的人早起对着徐来的清风打喷嚏,晚修结束后在回宿舍那段不算长的路上简直快被冻死。突发奇想要是过个嗯……稍微炎热一点的万圣和圣诞也挺特别,我想澳洲可能会是个不错的选择umm

沉迷脑洞无法自拔的时候下铺的妹子把凉嗖嗖的手伸进我的被窝里,措不及防的我差点跳下来打人……

“傻子醒醒,下去做早操了”

set sail


They say love is an island
世人常言:爱,是一座岛屿
Beautiful at the distance
在远方,很美丽
Some are trying to find it
有的人,奋身找寻
Some are trying to find a way out.
有的人,竭力逃离。

--

“一定,要在今晚吗?”
他靠在栏杆上,手搭上另一个人的肩。今夜无星无月,风力勉强算适中——有人正在心里用此安慰自己——但云层翻滚成厚重的一团,来势汹汹。潮汐缓缓攀上灯塔的塔身,化为了同样昏沉的夜色,流进他的眼底。
亚瑟也在出神地凝望着眼前昏沉的海,嘴唇一张一合,但是没有出声回答。他回过头,看向这...

一个“?”

·摸一个短篇,师生设。
·算是非常私心的产物了,慎入啦
·如果有这么个人,我会试着去拯救他,顺便也拯救我自己的生活。

——

啊,他昨晚估计又熬夜了。
离下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,我一边在讲台上收拾资料一边这么想着。
我是特地腾出几分钟来休息的。这节课的内容不多,我也尽量讲得快些。临近毕业考,这半年的压力会比平时大很多,偏偏今年的夏天又热得反常,别说我们这些老师了,学生们昏昏欲睡也是很正常的。
说这些也并不是要来显摆我波诺弗瓦待人多么体贴,毕竟怎么说,我也算是个过来人。
不过,还是有那么几个学生还趁着这个休息的间隙在温习课堂笔记的,亚瑟就是其中之一。

亚瑟,亚瑟。...

仏英/yellow(续)

·磨磨唧唧地写完了果然还是傻白甜适合我(:3_ヽ)_感觉已经和前半部分衔接不上了。http://zhiyi714.lofter.com/post/1e6c82c0_10c65aec
·文中英文歌词均出自Coldplay乐队的《yellow》
·希望这篇还能凑合着看。请多指教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一开始得知另外两个室友因为私人问题选择留在北美这个消息时,热衷于社交的法国人还为此感到遗憾,但有失有得,很久以后他在心底为此感谢了幸运女神千万遍。
 
他们俩也在同一个班,不过各自的座位离得比较远。每天早上闹钟响起的时候,弗朗西斯还懒洋洋地窝在被子里思考着是否...

仏英/琐碎

·兜了个圈又回去沉迷后摇,于是有了这个谜之产物。反正就是觉得该写些东西了我还是可以很勤奋的x

·其实就是,很零碎的片段而已。没什么意义。晚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年轻的时候有人问我:‘你要怎样度过余生?要是有下辈子的话,要做些什么?’我没有回答。一直都没有回答。”


太阳快下山了。


这里是某个不知名的乡下小镇,脚下是一条无名小道。路边有野花、野草,有悄悄躲在里面的野猫,还有骑着单车归家的人。小孩子们是毛毛躁躁的,骑得很快,像一阵阵风,也不怕撞了别人或者自己摔倒,就那样欢呼着从眼前掠过;叮叮当当的车子滑下一个斜坡,就没了踪影。

老人...

仏英/yellow

  • 灵感来自yellow---Coldplay

  • 旧文重修,虽然修了也没什么没用。描写不出他们的美好。继续咸鱼。


————


疯了,疯了。

他已经能闻到了,布莱顿的,咸涩的海风。


大约两个小时前,有着金色碎发的英国青年还坐在窗边随手翻阅着书籍。伦敦的夏天并不是很燥热,空气中甚至还夹杂着雨的湿气,但他刚刚处理完一大堆复杂繁琐的资料,这让他有些昏昏欲睡。他木然地举起茶杯,两三秒之后才意识到一个事实——他的第二杯大吉岭红茶已经喝完了。

也许是天气的原因或者其他的什么,总之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烦躁,像被潮湿的空气黏糊糊地包围着一样。

已经一个月了。...

© 知意 | Powered by LOFTER